快捷导航

热门电视剧为什么选择上元节展现大唐盛世

发布时间:2019-07-14 08:31:13

上元节就是我们现在的元宵节,起源于汉代,延续到今朝,上元节一直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唐朝时的上元节极其隆重,“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骑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从唐人苏味道的一首《正月十五夜》大概可窥出唐人欢度元宵节之盛况。

热门电视剧为什么选择上元节展现大唐盛世热门电视剧为什么选择上元节展现大唐盛世热门电视剧为什么选择上元节展现大唐盛世热门电视剧为什么选择上元节展现大唐盛世

其实当时的唐朝其实是实施宵禁,如果不是上元佳节,如果闲人在半夜出门乱溜达,可是很快就会被巡逻的武侯(也就是当时的片儿警)带回去问话的。唐朝的大小城市,城市有城门,在城市内部,里坊之间也有高墙,也设有坊门。这些城门、坊门,在每天的夜晚都是关闭的,第二天天亮时的“五更三筹”,击鼓为号,才能打开。也就是说,当时的城市,实行夜晚宵禁制度。

每天的太阳落山以后,击鼓八百,谓之“净街鼓”,这是提醒人们赶快回到自己居住的里坊。八百下鼓声之后,坊门关闭,你要是没有来得及进去,那就麻烦了。因为大街上还有左右金吾卫的士兵在巡夜,如果被抓住的话,叫作“犯夜”。这在当时可是大罪,更加麻烦。

著名诗人杜甫曾陪左金吾大将军李嗣业喝酒,在其《陪李金吾花下饮》中就提到了这个长安城的宵禁制度:“醉归应犯夜,可怕李金吾”。李嗣业作为左金吾大将军,是负责京城治安巡查的左金吾卫的长官,正管着“犯夜”的事儿。所以杜甫虽然是陪他喝酒,仍然担心回家时坊门关闭的问题。

前后三天,却取消宵禁的限制,以方便人们赏灯,称为“放夜”。所以,在这难得的三夜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出外赏灯。以至于长安城里车马塞路,人潮汹涌,热闹非凡。

但在上元节最值得一提的,要数当时的灯会,分为官方灯会和民间灯会两种。

唐朝官方灯会,极为奢侈盛大,“昼夜不息,阅月未止”。

公元710年(景龙四年)上元节,唐中宗李显和自己的韦皇后一起,微服出宫观灯,同时还准许贵戚百官任意到市里坊间观灯,释放了人们的节日热情。“四年正月望夜,帝与后微行市里,以观烧灯。又放宫女数千,夜游纵观,因与外人阴通,逃逸不还。”宫女们居然和情人私奔了。

“白鹭转花,黄龙吐水,金凫,银燕,浮光洞,攒星阁,皆灯也”,可见灯型繁多,各具特色。当时,还出现了利用热动力学催动花灯转动的“影灯”:“五色蜡纸,菩提叶,若沙戏影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又有深闺巧娃,剪纸而成,尤为精妙”。“车马骈阗,人不得顾,王主之家,马上作乐,以相夸竞,文士皆赋诗以纪其事。”

公元713年(唐先天二年),宫廷灯会更为大手笔:“上元灯节正月十五、十六夜,于京师安福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玉,燃五万盏灯,簇之如花树。宫女千数,衣罗绮,曳锦绣,耀珠翠,施香粉。一花冠、一巾帔皆万钱,装束一妓女皆至三百贯。妙简长安、万年少女妇千余人,花服花钗媚子亦称是,于灯轮下踏歌三日夜,欢乐之极,未始有之。”整个元宵庆典的豪奢不难想像。

这样奢侈,自然有大臣们劝谏。右拾遗严挺之对唐睿宗李旦说,“昼则欢娱,暮令休息。”,史称“上纳其言而止”。事实证明,此建议没有被采纳。到了唐玄宗李隆基时期,20丈高的灯轮、灯树已经不能满足,“大陈影灯,设庭燎,自禁中至于殿庭,皆设蜡烛,连属不绝。时有匠毛顺,巧思结创缯彩,为灯楼三十间,高一百五十尺,悬珠玉金银,微风一至,锵然成韵。乃以灯为龙凤虎腾豹跃之状,似非人力。”

上行下效。杨贵妃的姐姐韩国夫人“置百枝灯树,高达八十尺,竖之高山,上元夜点之,百里皆见,光明夺月色也”;宰相杨国忠家“每至上元夜,各有千炬红烛,围于左右。”

民间灯会的热闹程度,也丝毫不逊色于宫廷和高官家的花灯。

古籍《雍洛灵异小录》载,“唐正月十五日夜,灯明如昼,山棚高百余尺,神龙以后,复加俨饰,士女无不夜游,车马塞路。”上元节破例大解放,连大家闺秀也可上街,往来于熙熙攘攘人群中,那时的长安城上元夜,无疑是最浪漫和美好的夜晚。人潮挤得双脚悬空而走,“有足不蹑地浮行数十步者。”

可别小瞧这踏街观灯,当时的女性,特别是年轻女子,在上元节能放飞出门且是夜游,那可绝对称得上古代最销魂的夜晚了。《唐两京城坊考》载:“驸马独孤明宅与寺院近,独孤有婢名怀香,悦西邻一士人,宵期于寺门”。是事先选定了出轨对象,约在元宵节当晚见面的。

还有事先没有选定出轨对象,在上元节当晚撞大运的:“李节度有宠姬,元夕,以红绡帕裹诗掷于路,约得之者来年此夕会于相蓝后门。宦子张生得之,如期而往,姬与生偕逃于吴。”

不仅唐,宋也有对元宵节当晚情人们之间的事儿的描写,宋朝欧阳修《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仅仅只有长安一个城市在狂欢。在洛阳,“月光三五夜,灯焰一重春。烟云迷北阙,箫管识南邻。洛城终不闭,更出小平津”,可见洛阳的城门没有关;在扬州,“灯烛华丽,百戏陈设,士女争妍,粉黛相染”;在偏远的甘肃凉州,“灯影连旦数十里,车马骈阗,士女纷杂”。

百姓暂时忘记了生活的愁苦,都在看花灯,寄托对生活美好的希望,欢度上元佳节。